Menu

中国学生何必着急赴美留学,美华裔退休生活窘迫

去美国,当然好。但要说不去美国,就会被比下去,就会分在下一层,却也未必。美国有很多地方好到令人头晕,但美国初等教育有很大缺陷。国内认为美国教育培养批判性思维而不是死记硬背。但是,如果脑袋是空的,没有足够的死记硬背知识,他的批判必然也是空的。

本帖最后由 温莎接待站 于 2015-3-10 19:24 编辑
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自大陆出国留学、工作、探亲的群体中,有一批人因逾期未归,被注销户籍或作为「自动离职」处理。他们出国时往往已年龄不小,如今跨入退休年龄。他们一方面因遭「工龄归零」而无法领取国内退休金,一方面在国外工作时间有限,退休待遇也差,不少人落到老来生活窘迫,乃至贫病交加的局面。中年出国退休金无着
  本人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个代表。由于人近中年出国,到美国后,我经过多年奋斗拿到博士学位。那时再参加工作,工龄短,退休金和社会保险金都有限。我无奈认清一个现实:「此生不得不『活到老,工作到老了』。」查询中国的各种退休政策,我本已符合退休养老条件。不过,回到中国申请退休福利,却面临户口、国籍、档案和单位的一道道障碍,至今未获进展。
  1980年代末到美国自费留学的老李情况也差不多。老李在1960年代初大学毕业后,被分配到国家部属的某研究所工作,于1980年代调动去上海某大学任教。后来他到美国留学,是经校领导同意,并获得大学人事处开具自费赴美留学证明的。当时,他在中国的国家事业单位已有近26年工龄。
  在中国服务期间,尽管工作条件艰苦,又处于文化大革命特殊年代,老李作为课题负责人完成了三个国家研究课题,获得国家部委和上海市政府的书面奖励。「当时,除了每月几十元人民币的固定工资外,没有任何其他的收入。获得的科研成果,除了书面奖励之外,也没有得到任何物质或金钱的奖励。」老李表示。
  在美国留学期间,老李曾多次接待中国赴美技术考察团,并于2006年受邀去福建省有关部门讲学一周,为中美两国间的民间科学技术交流尽了一份努力。他希望在认定「本人出国留学前是中国公民,累计工龄15年以上,目前年龄65岁以上」的基础上,准予补办在中国的养老退休手续。
  科研需要赴美找经费
  高龙生和李瑞瑄曾在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所工作30年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云南发生强烈地震时,高龙生前往灾区实地考察,建造了研究地震发生内在机理的高温高压设备。由于高温高压设备本身可将碳粒转变为重要工业材料金刚石,因此该研究获得当年科学院一等奖。夫妇俩的工作,还对国家地震局编写长期科研规画作出了一定贡献。他们曾被推选为五届全国人大代表,也先后赴美国、法国、义大利和德国进行学术交流。
  「由于我们的科研工作属于开创性的探索,从深远的角度来考虑地震预报,从而造成申请研究经费的困难,特别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。这种困难造成我们不得不选择暂时留在美国工作。」夫妇俩表示。后来他们收到「被解除公职」的通知,虽多次向单位问询,但回答都是「等待文件」。
  1958年出生于广东某侨乡的郑女士,虽不是改革开放初期的出国留学工作人员,但经历也颇有相似处。1976年,郑女士高中毕业作为知青分配到广东一个林场锻炼,之后,回原籍就职于供电局,直至1998年10月辞职。那年她40岁,在中国工作了22年,也曾参加社会保险。郑女士声称,出国时她被迫取消户籍,以获得公安局签发护照。因无户籍,如今她无法在中国领取退休金。
  祖国弃养子女难理解
  「我还是八十年代计画生育政策的亲历者,依靠儿女养老,也难指望。」郑女士无奈地说。
  郑女士的祖父是上世纪初的旅美华工,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。祖父在她父亲出生40天就被迫卖身到美国,与祖母再未相见。「我是在那个年代追随家族的血缘来到美国的。」郑女士说。在美国16年,即使2004年加入美国籍,她自称「始终属于辛辛苦苦的打工一族」。尤其近年来美国经济衰退、就业市场萎缩,加上她年纪愈来愈大身体又不好,只能打零工处于半失业状态。而为了在美国领到退休金,她还必须坚持打工到67岁才能退休。由于在美国领取退休金的多寡,是按纳税数字和工作年限而定,郑女士最终能拿到的微博退休金也是很难维持生计的。
  来美20多年的张女士如今在南佛州两个中文学校任课。接触一些同样境遇的华人后,她发现他们都十分注重子女的教育培养,很多小孩考上了美国有名的大学,取得比父辈更高的专业背景和事业成就,也都以不同方式报效着祖国。然而,她感叹:「每当我们与他们谈起父辈曾经在祖国不计报酬地辛勤工作,如今却得不到合理的退休权益时,他们总表示无法理解和难以接受。」
  有生之年盼合理补偿
  一名网友在网上看到我们这批特殊移民群体的几个故事后,这样表示:「改革开放以后的三十年,中国有不少学生、学者和探亲者离乡背井,出国闯荡,足迹遍及五大洲四大洋。三十年光阴荏苒,现在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有『落叶归根』的想法,或者想在美国安度晚年,同时也享有国内一份退休金的保障。」他认为,这虽然是在讨论退休金、即「钱」的问题,但实际上不仅仅只是「钱」的事情,还关系到「情」的问题。也就是归属感和认同感的问题。
  我们这些争取退休权益的老人们,正在国内通过各种途径表达诉求。我们到处奔波,吃了不少「闭门羹」,经常听到的答复是:「你们出国捞够了,还要回过头来捞。」可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选择国籍和居住地的自由。养老保险是反映一个人对国家做出的贡献和缴纳养老保险的程度,与国籍无关。退休养老权益是没有国界的。无论我们如今是否加入美国籍,是否曾经与单位发生纠纷而被处以「自动离职」,都应有权利按照在国内的工作贡献年数,得到相应的退休福利。
  「希望中国领导人能听到我们的声音,重新审查、修改、制定相关的法令,帮我们解决困境,使我们也能老有所依。希望能在我们有生之年,等到解决的那一天。」这句话表达了这个群体大部分人的心声。

近日,去一所美国大学开会。校园里见到一些中国新生,按习惯问国内哪所大学毕业的,竟有一多半答:高中毕业来读本科。真是“老革命遇到新问题”,中国留学生的组成大变化了。

既然有这么多人出国读本科,势必形成舆论,甚至攀比。《中国青年报》8月23日《金钱铺就美国大学路》报道中,一位经济不宽裕的同学说:“好像从出生起就被分层了,有钱的同学可以出国读大学、读高中、读初中,我们想都不敢想。”一名留学中介人员也感叹:“他们的真诚令人感动,他们的努力让人叹服,他们的懂事让人流泪”。担心那些家庭无力承担留学费用的优秀学生受不住失望打击,他“总要劝阻他们的留学想法,因为获得奖学金实在太难了”。

去美国,当然好。但要说不去美国,就会被比下去,就会分在下一层,却也未必。杜甫《戏为六绝句》云:“别裁伪体亲风雅,转益多师是汝师”——批判性对待各种潮流,亲近知识的正道,以中美多师为师,自是最理想。若为申请美国大学,放弃高考,将高中的时间都用在考托福和满足美方升学要求上,却只是从中国单师转向美国单师而已。

美国有很多地方好到令人头晕。比如,许多美国人有着比小说更神奇的家族故事。认识一位医生朋友。其祖父在德国纳粹时期被抓进集中营。作为医生,要给被关者治病,行动相对自由,他设法逃了出来。那时有几个拉美国家开门接纳欧洲白人,祖父逃到智利。1970年智利左派总统萨尔瓦多·阿连德上台。其父已是医生,一听“社会主义”又来了,打打包就逃到加拿大,然后转来美国。他家三代人,祖父是德语名字汉斯;父亲是西班牙语名字胡安;朋友美国出生,取英语名戴维。在美国,就是不上学,天天混在街上,听各路人等讲讲他们漂流世界向美国的经历,学到的政治学、社会学、人类学、语言学和历史地理等知识,都比国内十所大学所能提供的还要多十倍。

但美国初等教育有很大缺陷。国内认为美国教育培养批判性思维而不是死记硬背。一位美国同事的儿子是中学辩论队成员。一次,辩论“美国是否应该援助巴基斯坦”,他抽签抽到正方。料定其对手没什么地理知识也不会想到看地图,本人建议他上来就问巴基斯坦在哪里?巴基斯坦西部与伊朗接壤,北面与阿富汗毗邻。美国在阿富汗打仗,与伊朗则有可能打仗,应该尽量跟巴基斯坦搞好关系。结果一招就胜了。你看,反方尽可批判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,但是,如果脑袋是空的,没有足够的死记硬背知识,他的批判必然也是空的。

标签:, , , 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