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与教育,你怎么看

4.孩子从小就一有病就消炎药,就打吊瓶,免疫力下降。

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,为了切实落实实施方案,教育部下一步要做好几项具体工作。

《实施方案》中的一个硬性举措是把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、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。“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已成为体现国家意志的政治问题、事关民族复兴和国家前途的命运问题,关系民族体质健康的危机问题和关系人民群众期待的民心问题。”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回答:说的对。但也有眼视光行业不重视不规范,人员不专业,行业没有全面开展也有一定关系。要是能立法,能给眼视光从业人员编制和职称。行业会发展更好。

来源:中国青年报

“有些孩子现在视力很好,但已经发现近视发生的趋势,要及早地干预。例如同样是近视200度,发生在7岁和13岁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,所以不能单纯按度数衡量。如果不持续关注,近视的程度有可能越来越深。”唐萍表示,建立视力健康档案,最大的意义是衡量其近视发展的速度和预测其将来发展的趋势,及早采取干预。

回答:都是影屏惹的祸,上课大影屏,下课小影屏,屏屏朦朦胧胧眼。答案己知。

本报武汉10月29日电(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
樊未晨)今天,教育部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,介绍《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》(以下简称“实施方案”)落实情况。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说:“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‘短视’的问题,我们就不可能解决近视问题。”王登峰指出,当前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问题得不到很好解决,与一些教育“短视”行为有很大关系。比如,一些学校和家长宁愿牺牲孩子的健康和视力,也不让他们在分数上落后半分。

“到2023年,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.5个百分点以上,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。”阶段性的目标有着刚性约束意义。

10月29日,教育部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,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说:“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‘短视’的问题,我们就不可能解决近视问题。”王登峰指出,当前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问题得不到很好解决,与一些教育“短视”行为有很大关系。比如,一些学校和家长宁愿牺牲孩子的健康和视力,也不让他们在分数上落后半分。

第三项工作是做好儿童青少年电子产品使用的管控。目前,天津市、杭州市等地方和学校开展了“和电子产品保持适当距离”家校联合行动,提出“15分钟歇一歇,一天不超1小时”的电子产品使用口号,积极引导家长带动和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用眼习惯,严格监督孩子电子产品使用时间。

“从整体上来讲,需要思考我们的教育如何更多地关注孩子的身心健康。我们对体育、户外活动的态度,对孩子升学等问题的态度,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短视的问题,也就不可能真正解决近视的问题。无论对学习、生活和工作,还是对孩子未来的发展,我们都不能短视,不能只重眼前得失。让孩子多看几小时书,多背几个外文单词,可能对他提高学习成绩确实有效,但对他的未来发展,是否更有利,这不仅是家长,也是整个社会需要深思的问题。”王登峰表示。

回答:中国的教育毁了孩子

2018年《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》显示,我国四年级、八年级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分别为36.5%、65.3%。部分区域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,视力不良检出率四年级超过60%,八年级超过80%。为此,今年8月30日,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实施方案,将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上升为国家战略。

“记得高中毕业时要招飞行员,我兴致勃勃地报了名,但就是因为视力不合格,没能通过审核。”北京某高校的本科生赵勇深有感触。根据教育部《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》,飞行技术、航海技术、消防工程、刑事科学技术、侦查等专业都对视力有明确要求。

然而,造成这种“短视”行为的教育本身和家长吗?难道老师们不愿意带学生多去进行一些课外活动,去上体育课把身体锻炼的棒棒的?当然不是,老师们巴不得有一种健康良性运转的教育环境,能教出全面发展的新时代的接班人呢。难道家长不希望孩子有一个快乐的学习时间,不希望有一个强健的身体,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多才多艺?当然不是,家长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孩子的人,他们怎么忍心伤害自己孩子的身心健康?

“第二项工作就是要改善照明等物理条件。”王登峰说。

10月18日下午,同仁医院的眼科专家们走进东城区府学胡同小学,为同学们进行爱眼护眼健康科普宣教和视力筛查。“未来,我们要为每个孩子建立眼科健康档案,对他们的视力状况进行动态跟踪。”同仁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回答:所言极是,肯定一定确定的!

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: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与教育“短视”有关

据悉,上海市已连续三轮开展聚焦青少年近视的公共卫生三年行动计划,建成覆盖全市4~18岁青少年的屈光发育档案体系,分类管理,早期预警、发现和矫治近视,将视力健康管理纳入市基本公共卫生服务,截至目前,建立视力档案177万人、筛查327万人,服务全程信息化,建立“互联网+明眸”APP眼健康服务平台。武汉市研究开发了“智能监测与数字化视力健康管理系统”,快速建立规范化学生视力健康基本档案,全程管控学生视力健康状况,并在全市开展中小学生近视率摸底建档工作,预计年底前完成全市15个区百万中小学生近视率筛查建档工作。

问题回答:

据了解,黑龙江省在这方面已经进行了有益的尝试。黑龙江省教育厅副巡视员赵广介绍,黑龙江省有冬季长、室外活动时间少的实际情况,因此该省把冰雪活动列入中小学体育课教学内容,通过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加以保证,明确提出“校校有基地、人人会滑冰”的具体任务和目标。目前,黑龙江省中小学开设冰雪课程、冰雪活动的学校达2909所,占全省中小学校总数的76.51%;全省中小学生参加百万青少年上冰雪活动的人数达300万,占全省中小学学生总数的86.33%。

另一方面,家长也很无奈。初二学生家长李梦庆幸自己的孩子还不用佩戴眼镜,“我现在非常矛盾,一方面是要防止孩子对电子产品的过度使用,而另一方面很多老师要求下载App、看视频来预习功课,不知道应该下载到我的手机上还是孩子的设备上?让孩子自己下载就无法控制他过度使用,用我的设备又实在不方便,不利于他学习。”

回答:我认为四个原因:

第一项是要鼓励学生更多参与体育锻炼和户外活动。王登峰认为,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除了课业负担重、用眼习惯不好之外,还有一个根本性原因,就是体育活动的缺失,以及户外活动的减少。

“近视多发主要是因为长时间近距离用眼,户外活动太少。在户外人们接受的是自然光,它能够刺激人体分泌一些神经递质,从而预防近视的发生。每天应该保持两个小时以上的户外运动。”唐萍告诉记者。

标签:, , , , , 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