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学生荒废学业究竟该不该重罚,严进宽出



问题描述:

以学风整治破除高校教学质量“恶性循环”

整治学风严把“出口”,体现了高校从严治校、提升办学质量的决心。多名受访者认为,“严进严出”的同时,更应提升教学质量,注重学生差异化精准管理。

至于。是否应该去处罚是否应该采取严厉的方式去处罚?完全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,不同的处置。

华中科技大学一名大四学生告诉记者,有些大学生脱离老师和父母管束就像脱缰的野马,通宵打游戏、逃课,考试挂科的情况屡见不鲜。

“大学生们经历高考的千军万马后进入大学,承载了很高的社会期望值,如果松散管理,不仅对不起学生四年的大学生活,也无法匹配社会的需要。因此,在校期间的‘把关’就显得尤为重要。”周海燕说。

人民日报曾经以极为严厉的措辞,批评那些在大学里除了逃课打游戏、睡大觉、考试就挂科的大学,毕业不失业,实在是天理难容!个人认为批评的好,批评的到位!

“众所周知,高校就读的每位学生都能拿到国家下拨的培养经费。而很多学校原本招生都招不满,让他们再退学一部分不合格的学生,是很难的。”苏立说。

首先要严格日常管理和行为管理。“过程管理很重要,只有平时加强管理,注重在学习和就业等方面的引导,才能帮助学生形成良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。”云南民族大学教务处处长李春波建议,针对部分学生荒废学业的情况,高校应严格日常教学管理和学生行为管理,注重加强学业规划和职业生涯规划。

图片 1

云南大学已经将“严进严出”纳入日常管理的点点滴滴。以考试为例,云南大学学业成绩分为三部分,平时成绩和期中考试各占20%,期末考试占60%,一旦补考不过就必须重修。与以往“60分万岁”不同,云南大学现在要求学生平均分必须达到70分才能拿到学位证。

由于学分不达标被亮红黄牌,华中科技大学18名学生从本科转为了专科。学校教务处表示,“本科转专科”政策自2018年起施行,是保障本科生培养规格和质量的重要举措。学分未达标受到红牌警示或者累计两次受到黄牌警示的,实行本科学业淘汰机制。

本转专,是给这些浑浑噩噩的大学生的警醒,也是给其最后一个机会。本来直接退学,缺少了一个缓冲地带,现在加上本转专这个缓冲地带,有了不少人性化的温度。教育部对此肯定,我们当然应该点赞!

“严进严出”更应加强教学质量、注重精准化管理

其次,在刚性要求日益体现的同时,可以根据学生成长的差异化现象精准管理。“比如,能否推行弹性学制,学生毕业后两年内可以选择择期回校重修学分或延迟毕业。”周海燕说。

图片 2

其次,在刚性要求日益体现的同时,可以根据学生成长的差异化现象精准管理。“比如,能否推行弹性学制,学生毕业后两年内可以选择择期回校重修学分或延迟毕业。”周海燕说。

2018年云南大学共有4119名毕业生,有220人因为学分未修满等原因无法按时毕业,“还有6名学生被要求退学。”云南大学教务处副处长周海燕认为,必须严格执行制度,否则对其他学生不公平,对制度本身也是一种践踏。

没有质量的大学,混了个三五年,拿了张毕业证书,走上社会,然后被不断的辞退,毕业即失业,归家啃老,这样的大学,真的不如不上!

2018年云南大学共有4119名毕业生,有220人因为学分未修满等原因无法按时毕业,“还有6名学生被要求退学。”云南大学教务处副处长周海燕认为,必须严格执行制度,否则对其他学生不公平,对制度本身也是一种践踏。

学分不达标,本科变专科;考试不过关,有可能退学、留级……近日,多所高校一改“严进宽出”的培养模式,对学生念起“紧箍咒”,“严进严出”正在成为一些高校的普遍做法。

自华中科技大学有18名学生,因学分不达标从本科转为专科,其中11人已按专科毕业。而此前,该校对学分不达标的学生直接给予退学处理。\n事情发展到10月17日,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对华中科大此举给予肯定。

“学校敢于对挂科的学生说不,教师上课更有底气。只有实行‘严进严出’,才能根治多年存在的学风顽疾。”湖南师范大学教授丁加勇说,本科淘汰是全世界高校的通行做法,特别是国外著名高校本科淘汰率都较高。

多所高校齐亮“铁腕”

回答:图片 3

一些职业院校也开始“铁腕”整治学风。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在公示期满、学生申诉期结束后,对2017-2018学年学生中经补考后学业成绩未达到要求的22名学生予以退学,40名学生予以留级。

以学风整治破除高校教学质量“恶性循环”

学校管理上的松懈,家长的遥不可及给了那些混文凭的学生大大的空间和机会,让他们毕业后啥也不会,没法找工作,不但没能力报答父母和社会,天天还要靠父母接济过日子,成了长不大的“巨婴”。这是这人痛心的教育结果,也是国家教育资源的一大浪费。

“为了让千千万万个家庭能够放心把孩子送来学校并学有所成,必须不留情面处理少数不读书的学生,以此在每一个学生心中树立‘不学习就会退学、留级’的危机意识。”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苏立说。

丁加勇还建议,从严治校之下,高校对于学生的惩戒警示制度越发完备,与之匹配的学生申诉、第三方仲裁机制也应随之完善,才能让制度在法治轨道上“合情合理”。

第二

荒废学业,可以采取其他惩罚手段。现在很多大学学科与学分挂钩,如果挂科达到一定的数目,没有学位证。我觉得这样的规定更合理。同时,企业在招聘时应该提高要求,应届毕业生应该具有毕业证和学位证才能就业。这样有了学校和企业的双重保险,学生不敢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。

回答:把无法毕业的本科大学生转为大专生,是对教育制度的公然挑战。我想问问教育部长,如果小学生毕业时不及格,是留级还是回到幼儿园重新读。?如果初中毕业考试不及格,要不要回到小学重新读?很明显,这是违背整个教育体制的,没有法律依据。对于大学生总是挂科,毕业不了,就让他毕业不了,可以加收费用,如果他提出要求不想继续读书了,可以让他出学校,什么时候继续读,可以接着读,这样才是有人性的决定。

回答:办大学的目的就是为社会培养各行各业的中高端人才,大学生毕竟是成年人,他们必须对自己行为负责,不学习就直接退学了。本转专国家还是很仁慈的,给了条退路。

多所高校齐亮“铁腕”

“为了让千千万万个家庭能够放心把孩子送来学校并学有所成,必须不留情面处理少数不读书的学生,以此在每一个学生心中树立‘不学习就会退学、留级’的危机意识。”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苏立说。

标签:, , , , , , 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